520书包

繁体版 简体版
520书包 > 王妃要招夫 > 第八章 失踪

第八章 失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日后,忠信侯府的门前再一次聚集了望京的达官显胄们,不同于往日的热闹,府里内外的红灯笼换成了白色,走进走出的人们具是穿着素服一脸哀色。灵堂,江千雪江千恒一身孝服的跪在灵堂前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宾客上前给娘亲上香祭拜。看着两个可爱的一模一样的姐弟俩,前来吊唁的宾客们放在平日定要上前夸赞一番,现在无不同情姐弟俩小小年纪就没了亲娘,女客们有些看着姐弟俩摇摇头,再看沈玉萱的灵牌她们无不唏嘘这位忠信侯夫人年纪轻轻的丢下俩个孩子就去了。这没娘的孩子少不得会受委屈的,俗话说有娘的孩子是宝没娘的孩子是草!这次将军府前来吊唁的依然是沈周氏跟沈丰氏,老太太伤心过度病在了床上。妯娌俩上了香来到姐弟俩跟前,沈周氏蹲下来关怀的说道“千雪累不累,多久了,”江千雪弱弱的说道“大舅母!还好,刚一会儿。”江千雪真是没想到这个时代的人这么注重孝道,连她们这么小的孩子也要守灵,好在不用跪太久。沈丰氏心疼的看着俩孩子“累了就歇会儿,你们娘亲也不会怪你们的啊!”孩子太小也不懂太多,只是跪着一会儿休息一会儿就好。“姐姐,我腿疼,能起来不?”江千恒揉着小腿看着姐姐江千雪。“不行,才刚跪下等会儿再休息!”江千雪皱着眉,稚嫩的声音沉静的话语,整个一小大人儿。“哦!”江千恒听到姐姐这么说立马乖乖的。沈周氏跟沈丰氏见状顿觉好笑,又关怀了姐弟俩几句便同众人告辞离去,在南朔去给人吊唁是不会在主人家用膳的,觉得吃死人的饭不吉利!

本来谁上了香表达过追悼之意就可离去,但俗话说走双不走单儿,不然不吉利。等到人差不多时才一起走,待就要走出灵堂时便见一女子泪流满面的奔来,跑得急胸前的饱满向荡秋千一样瞬间吸引了不少男客,女客们对此一致,满是鄙夷。那女子哭着跑到灵前哭诉道“姐姐!姐姐!呜呜呜,,你怎么就去了呢?呜呜,,”哭得好是伤心,江千雪错愕的看着跟前哭得死去活来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几次要她们命的孟姨娘,她不止一次听到娘亲跟阮嬷嬷说过就是这个女人一次次的对他们姐弟下手。江千雪低下头眼里的寒芒一闪而过,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长大。一众宾客没有人见过认识这个女子都在猜测,女客们也有些不解,这望京的王公贵胄差不多都认识,她们知道沈玉萱有个妹妹,但她们都认识!这个口口声声叫着姐姐的女子是谁啊?男客们不在意这女子是谁,他们就看到一个端庄秀美的女子哭得甚是伤心。不得不说孟姨娘很会哭,即使哭得泪流满面也不影响她的形象,可见这哭也是技术活。至少江千雪觉得,就算自己长大了也未必能有这道行。“这是谁家夫人?”“看着倒是端庄大方!”“真是重情重义!”“也不知道是侯夫人的哪位妹妹?真是姐妹情深!”女客们小声议论着,看向将军府的两位夫人眼里满是疑问。却见沈周氏跟沈丰氏脸色很是难堪,沈周氏的手使劲儿的攥着帕子。这不要脸的贱蹄子不在后院好好呆着又出来闹什么妖!沈丰氏脸色更难看,对于公爹这位外室生的庶女她是万般的看不上,更不提当年那下作的事情了!看她一眼都觉得脏!而旁边沈玉萱的胞妹沈玉彤已是气得头上冒烟了。就要上前去收拾那哭得正伤心欲绝的孟姨娘,却被两位嫂子急忙拉住了!“二位嫂嫂快放手!让我去收拾了那贱人!”当年这贱人勾引自己姐夫被几位朝中大臣撞破一事让将军府丢尽了人,她当时已订了婚拜这贱人所赐她险些被夫家退婚,原因是质疑她的人品!到现在她婆母对她都是看管甚严,几个妯娌都在背后偷偷的取笑她。今天是她姐姐的丧事,这贱人又出来闹幺蛾子!沈周氏摇头小声说“行了!与她一般不是自降了身份!自有人收拾她的!”说着看了看灵堂旁边发现老夫人不在那了,又看了看四周江守耀这妹夫也不在去哪了?众位女客们见她们姑嫂三人嘀嘀咕咕的,又看向了那女子,只见那女子已经止住了哭声哽咽道“姐姐!妹妹知道你放心不下侯爷跟两个孩子,,,”又抽搭几下道“放心吧姐姐,以后妹妹会代你照顾好他们父子的。定不会辜负你的所托!”说罢又狠狠磕了三个头。这情景让众人感叹这女子真是有情有义,难怪先侯夫人把一双儿女托付给她照顾。但是连自己丈夫也,,,众人越发好奇这女子是谁了?难不成是忠信侯要娶的继妻,虽说妻子去世后最快一年才可续弦,但妻子刚死这连人选都选好了是不是有些过急了!这样众人就更不想走了!沈氏姑嫂三人见众人好奇的目光恨不能钻地缝里去!“她究竟是谁啊?”“是啊,听她所说该是侯夫人的妹妹,”“江侯爷是要娶妻妹续弦了!”“长得倒是大大方方的!”“看样子人该是不错!”由妹妹照顾一双儿女比那不知根底的放心多了!”“自己的亲侄子侄女当然会上心了!”孟姨娘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唇角微微的翘起,她知道这些贵夫人就喜欢端庄大方的形象所以她一改往日的妩媚特意打扮得端庄得体好让她们容易接受自己。她闹这一出儿主要是让人知道侯爷将会让自己做侯夫人,让人知道自己是个贤良大度的人。再是她就是来恶心沈玉萱的,尽管她已经死了!为此她特意让人支走了老夫人跟江守耀。还有,,眼睛撇到嘀咕的姑嫂三人,她就是要给将军府的人添堵,她们不是厌恶鄙夷她们母女吗?不是最疼沈玉萱吗?她就要做这侯府的女主人,为她跟娘争口气尽管她娘已经被沈玉萱那贱人的娘打死了!这仇她会报的!江千雪这会儿是看明白了,这孟姨娘纯粹是来恶心人的,还想顺便捞个贤良大度的名声!想得美!眼眸一沉冷声道“孟姨娘,娘亲说祖母会照顾我跟弟弟的!”哗!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个一脸冷然只有不到四岁的忠信侯府嫡长女江千雪。惊觉她小小年纪说话如此犀利,又不禁侧目看着那女子原来是个小妾,还以为是个什么好东西呢!孟姨娘此刻可以说是恨毒了江千雪,她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小妾的身份,她特意支走了老夫人跟侯爷就是省的他们给自己难看,侯爷不会,但老夫人绝对会!将军府的那两位是不会戳穿她让将军府跟沈玉萱丢脸的,就算众人知道她是姨娘也不会看低她,她一切都算计的很周全,却没想到出现江千雪这个意外。她这一句话直接戳穿了她刚才所做的一切!可恶的丫头,你很快就不能这么嚣张了!想到不久的计划孟姨娘很快转过心神,强扯笑容道“大小姐,我是你娘的亲妹妹你的亲姨母,姐姐把你们托付于我,你们就是我亲生的孩子。”这话外人听到也就觉得心善,但却着实恶心到了江千雪。可是欺她小恶心不到她娘亲,就恶心她是不?小脸比刚才沉得还要厉害,“住口!大胆!做本小姐的母亲你配吗!”她本不想表现得与众不同,但她实在不能容忍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她跟她娘亲!江千雪万分怀疑娘亲的死跟这个女人有关!这番话让众人惊讶的看着江千雪,这真的是个孩子吗?沈氏姑嫂三人看着孟姨娘僵硬发青的脸掩嘴轻笑,她们都知道千雪这丫头很聪明整天跟个小大人儿似得,不想这会儿这么给力。众人愣过后无不轻声嗤笑,一个小妾居然敢说把嫡出说当成自己的孩子!!这是贬低嫡出还是抬高她自己!孟姨娘听着周围的嗤笑声恨不得钻地底下去,但她更恨羞辱她让她出丑的江千雪!心里恨得要命但脸上只是尴尬的笑了下,正待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老夫人回来了。“没你什么事,回你的院子去!”老夫人走到两个孙儿跟前沉声道,看都没看孟姨娘一眼。胡妈妈撇了眼孟姨娘,心道老夫人明明说过不许这些姨娘出来的,看来孟姨娘的手伸得挺长的,那些看守各个院子的可都是老夫人的人!孟姨娘此时恨极了,眼睛看到刚回来的江守耀瞬间泪珠颗颗滑落,无声的向人诉说着她的委屈。这梨花带雨的动人模样看得江守耀心疼得不得了,连那些男客们见了都心痒痒的。就在江守耀欲上前的时候孟姨娘给老夫人俯身行了礼就掩面快速离去了,梨花带雨的脸上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江守耀心疼得就要随着追去,听到老夫人一咳嗽立马乖乖的站在原地。江千雪平静的看着江守耀的一举一动失望吗也谈不上,早知这爹就是这么个人能指望他什么!他不知道今天是她娘亲的三日祭吗,他还有心思心疼小妾!之后老夫人说了几句场面话众人纷纷告辞离去了!

到了第七日,哀乐一路自忠信侯府凄凄哀哀过来,大街上所有的百姓都自动的清出道来,谁敢不让道啊,不说挡了鬼路要遭殃,只说这侯门大户小老百姓谁惹得起啊!由江守耀捧着灵牌一路向城门而去。忠信侯江家的祖籍在长河以南的江临,江守耀只需将沈玉萱的尸体送出城就可以了,接下来大管家刘广会运送沈玉萱的尸体回江临城下葬!

忠信侯府,薇儿院,孟姨娘道“动手了吗?”刘妈妈小声道“已经动手了!”今天夫人下葬,老夫人这几日累坏了在休息,侯爷也不在府中没有比今天更好的时机了。孟姨娘阴狠的说道“那丫头给我卖进最下等的勾栏里,小心些!”想起那日那个贱丫头给她的羞辱她就恨不得马上碾死她。刘妈妈道“已经交代他们了,定会如姨娘所愿!”这个时候想必已经动手了!孟姨娘想到沈玉萱已经死了,那两个贱种也没了,等自己成了这侯府的女主子这侯府就都是自己的了,她的儿子将继承这个侯府的一切!最后还是她赢了!想着嘴角就忍不住翘起来。

镜明堂,老夫人这几日的确累坏了由胡妈妈伺候着睡下,胡妈妈见老夫人睡着以后才小心的退出去。来到耳房见大小姐睡着,大丫鬟青乐坐在一旁做着绣活守着,却不见大少爷跟青元,胡妈妈想是去哪儿玩了吧,便没放在心上走了。这时床上的江千雪醒了,她的脸色很难看,胸口一阵阵疼不知道为何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想到什么!猛的坐起看向周围,千恒呢!!青乐转头见江千雪醒了放下手中的绣品道“大小姐醒了!怎么了,做噩梦了!”担心的看着江千雪微青的小脸儿!“千恒呢!”江千雪冷声道!自出生那天起她们姐弟就很少分开,偶尔几次也都平安无事。但这次她心里揪得很,怕要出事!青乐不知所以,只道是大小姐要找大少爷玩呢!笑着说道“大少爷在庭院玩儿呢,青元跟着呢!”大小姐平时很安静话也很少,但每次说的话都那么老成,像个大姑娘似得。江千雪皱着眉道“更衣,去找他!”这三年多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尽管有时让她觉得不真实。她现在必须尽快找到弟弟,哪怕他一点事儿都没有。青乐快速的给她穿上件外套穿上鞋,只是午睡又人小只脱了件外套便睡了所以穿起来也方便。江千雪快步跑在前面,青乐紧跟着见大小姐脸不红气不喘的觉得大小姐好厉害。她都有些喘气呢!青乐不知道的是,江千雪秉着万事从娃娃抓起的现代理念从会走那天起,她就让弟弟江千恒跟她一起适当的锻炼。每天早晨冥想,饭前饭后都尽量多走动或是姐弟俩追逐的玩儿上一个时辰,尽量不着痕迹的随时锻炼体格增加自己的力量,以防万一。来到庭院时就见江千恒哭着正跑来,看到江千雪跑过来哭着说道“姐姐!呜呜呜,,娘亲不要我们了!”江千雪看到弟弟的瞬间才放心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但仍是冷声道“说过多少次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许哭!”是的,自从弟弟会说话的那天起她就在没人的时候这么告诉弟弟,到现在江千恒一直很听话,平时也很少哭。好吧她其实就是怕弟弟哭,一哭就如雷声在耳边轰轰的不停,哭得她头疼!江千恒见姐姐冷着脸马上停止了哭声,但还是一抽一抽的看得人心疼。呜咽道“姐姐,我们去追娘亲好不好,娘亲不要我们了!”江千雪看了看弟弟的后面说道“青元呢?”青元可是向来都寸步不离的跟着弟弟的怎不见她?今天这事有古怪!青乐也是奇怪青元怎么没跟着大少爷呢?这时老夫人院里的香月过来了,来到跟前俯身行礼道“见过大小姐大少爷!”起身又对着青乐说道“青乐姐姐,老夫人叫你过去呢!我都找了你一圈了!”青乐听是老夫人唤自己对江千雪说道“大小姐大少爷我们快回去吧!”自己走她是不放心大小姐大少爷的,一刻不看着他们她心里不踏实。也不知道青元这死妮子去哪儿了!江千雪正要点头香月忙拉着青乐就走“青乐姐姐快走吧,老夫人等急了我可就惨了!”青乐甩开香月说道“大小姐大少爷,,”香月又拉着青乐指着庭院旁边的小道说道“放心吧,你看青元不是过来了吗!快走吧!”青乐看过去果然见是青元正走过来,刚要喊青元耳边香月又道“快走吧,老夫人要问你有关夫人的事情!”青乐一听有关夫人又见青元也回来了犹豫了下对江千雪姐弟说道“大小姐大少爷奴婢去去就回,你们看青元回来了!”说罢便跟香月走了。江千雪看着她们走了又看向青元却发现连个人影都没有!整个庭院一个扫洒的丫头也没有,只剩下她们姐弟!这会儿江千雪是看明白了,一个局。想着把弟弟江千恒拉到自己身边紧紧的拉着他的手警惕的看着周围!果然从庭院里几个茂密的花丛里窜出三个黑衣人,江千雪警惕的看着他们,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还是太小对付不了这么多人,只能暂时顺从他们等待时机一击即中!看着他们走近江千雪贴在弟弟耳边小声说“弟弟,都会儿你可别出声啊!我们玩儿游戏好不!”对方费劲心思支走了青元青乐两个寸步不离的大丫头,又怎么可能会让这附近有人,他们即使大喊大叫也无济于事!还不如乖乖的省得他们嫌她们姐弟吵把她们弄晕了就失利了!江千恒听是玩游戏乖乖的点头,好奇的看着他们都不哭了。三个黑衣人见周围确实如那人所说没有一个人,互相看了看点点头迅速一人一个抱起江千雪姐弟在院中几个起跳便不见了踪影!

江千雪被黑衣人抱着一路过了好几条街,老实说被这么抱着狂奔真心的不好受!她几番都想吐。终于在她快受不了的时候黑衣人停下了,来到一个巷子里到了一个马车旁就把她们姐弟塞了进去。江千恒一路都很乖尽管被抱着跑他觉得好开心都谨记姐姐说的没吭声。姐弟两人的乖巧让黑衣人们很意外,都在想是不是有点傻啊。但他们才不管那么多不吵闹就最好方便他们行事!被突然扔进马车撞了好大一个包的江千恒终于忍不住就要大哭,江千雪快速捂住弟弟的嘴巴,说道“别出声,游戏还没结束呢!”毕竟是孩子听到游戏还没结束江千恒马上不哭了。想到刚才一路飞奔就好开心眼里都是满满的兴奋。江千雪不无感叹江千恒果然好哄,这孩子真是没心眼儿被卖了都不知道。其实一个才不到四岁的孩子你认为他能有多少心眼儿能想到那么多,江千雪又忘记了她现在也是个孩子。感觉到马车动了一会儿又加快了,江千雪抱紧弟弟她知道这些人恐怕要把她们弄出城去,眉头紧皱还是这副小身体拖累了若是成年的身体凭着自己的一手银针刺法还有一拼的可能。现在只能找机会了,不然出城太远就遭了,她们两个小孩子都不知道能否回得来!不知过了多久车外的声音越来越静,那几个黑衣人静静地也不说话,慢慢的只能听到车轱辘跟马鞭的声音。而江千恒早已在马车晃晃悠悠的震荡中睡着了!江千雪在车帘子缝那儿看到一路的风景由街市渐渐的变成了羊肠小道知道现在已经出城了,她没出过城不知道出了城多远了,希望没有自己想得那样遭。又过了一会儿马车停下了,江千雪从缝里看见外面是一片树林不知道他们停在这干嘛,要动手了吗?眼里划过一丝寒芒,江千雪紧紧抱住江千恒手在自己腰间摸了摸,摸到一排细长的东西心中一顿!只能拼了!车帘被掀开一个黑衣人进来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娃娃疑惑了?哪个才是小子?不管了都带下去!抓住江千雪发现她抱着另一个很紧索性抓住俩娃的衣服像拎小鸡般拎了下来。姐弟俩就那么被扔在地上,江千恒哇的疼醒了呜呜的哭着尽管如此江千雪也没有放开弟弟,但她现在是没空理他了专心的盯着三个黑衣人。一个黑衣人说道“麻三你怎么两个都拽下来了,只要杀了那个男孩就行了!”叫麻三的黑衣人撇撇嘴指着抱在一起的姐弟俩说道“刘楞子你给老子把那个男娃指出来啊!”另外两个黑衣人这才看清楚俩娃一模一样分不清谁是谁!江千雪这会非常庆幸今天图好玩儿穿了跟弟弟一模一样的衣服,这样他们也没法从衣服上分清谁是谁,给她争取了些时间。眼睛不动声色的瞄着四处发现周围除了不远处的树林竟然光秃秃一片什么都没有!!刘愣子看了半天也没分出谁是谁把刀放在俩娃头上恶狠狠的说道“兔崽子,你俩谁是男娃!”江千恒被江千雪暗地里使劲一掐瞬间看着姐姐哇哇大哭,似是再说为什么掐我?江千雪看也不看弟弟仰着头一副天真的说道“叔叔,什么是男娃?”三个黑衣人一听都大声笑着。他们也是秀逗了两个奶娃还不知道什么男女之别呢!“好了,她自己也不知道难不成还脱了裤子吗?不好吧!”一个黑衣人犯愁了!虽然他们是杀手但还没口味那么重脱一个小女娃的裤子看!麻三说道“要老子说一刀都结果了不就好了!”还只杀男娃多麻烦!刘楞子一拍麻三说道“那可不行,那人说了男娃杀了女娃要卖到最下等的勾栏里,不然剩下的五十两银子拿不到手!”另一个黑衣人说道“那现在怎么办?”另外两人沉默了。江千雪听他们的话果然是有人买凶对付她们,太恶毒了!不仅要杀了弟弟还要把她卖进最下等的勾栏里,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吗,那就是妓院里。能这么狠毒的不用说她都知道是谁!这三个看起来也不是很厉害,想必孟姨娘也找不到什么厉害的只能找这几个三流的杀手。就这三流的杀手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拼过,毕竟她原先锁住的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面前的就是三流杀手也是练家子!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挣脱开锁链。江千雪思虑过后还是决定拼了!三个黑衣人一番商量过后觉得还是干脆把她们都杀了比较好反正杀了比卖了省事。互相点点头刘楞子举起手中的刀砍向了两个弱小无力的孩子,江千恒看着落下的刀以为要打他们,忙把姐姐江千雪一推自己扑在她上面,他想着这样就打不到姐姐了!可他不知道身下他护着的姐姐现在的脸有多黑!江千雪在刀落下的时刻就准备出手,刚要动手就被江千恒扑倒了!这心里又气又感动!眼看刀就要砍在姐弟俩身上,江千雪看着头顶的刀只有一个念头,吾命休矣!!

说时迟那时快在刀离姐弟俩只有一指的距离时停下了,江千雪看着近在眼前的刀眨眨眼,想着他们怎么改变主意了,小心的转头看向三个黑衣人却见他们一个个缓缓的倒下了再也没起来。怎么回事?突然眼前出现一片白色的衣角,抬头看着站在眼前的人。只见一个鹤发童颜胡子花白的老者正眼含打量的看着她们姐弟,见这老者眼神犀利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江千雪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钓到大鱼了!!绝对不能放他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